2019/5/16 下午3:28:34 星期四
   设为首页   收藏本站   联系我们   
    首  页
首页 > 行业动态 > 行业新闻
 
您是本文的第0位读者

    

 

再见了,山城最后的棒棒,生活在底层的农民工

2020-01-09 22:30:41

棒棒,多半来自农村,游走于重庆大街小巷,帮助有需要的人搬搬抬抬来换取一份工钱。大到买家具、电器,小到买几斤肉,如果不想自己动手,叫一声‘棒棒’,即有人应声而到。

曾经,在重庆的大街小巷都能看到棒棒的身影。


岁月更替,随着经济飞速发展,公路四通八达,今日山城正在告别肩挑背扛的历史,曾经浩浩荡荡的棒棒大军,十之八九都已改行。

如果你去重庆旅游,或许也就只能在朝天门、解放碑见到他们。


爬坡上坎、负重前行,数十万重庆棒棒军不仅挑走了汗水浸泡的年华,也挑走了属于自己的年代。

三十多年来,有人唾骂他们衣衫不整,影响城市品味;也有人感慨是几十万棒棒用肩膀挑出了一个新重庆。

没有棒棒,朝天门批发市场就会周转不灵;没有棒棒,城市居民的生活不会那么方便;重庆城,因棒棒变得更便捷,城市化进程更快。




从繁华的解放碑到破败的自力巷,只有一墙之隔。没有演员和剧本,对于久经风霜却不曾被命运压垮的老棒棒们,经历就是最丰满的故事。



我们是棒棒,我们不是叫花子。



老黄已经65岁,1992年加入山城“棒棒”大军,是一名资深的“棒棒哥”。

老黄出生在地主家庭,年轻时因为成分问题遭人排挤,找不到工作,娶不到媳妇。


后来和一个有女儿的寡妇结了婚,外出打工三年回家后,才知道寡妇有了新的男人。

他想死,却发现没有资格。为了女儿,他去重庆做了棒棒,一干就是20多年。



自力巷,是老黄住的地方,虽然与解放碑直线距离不到300米,却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世界。而住在这里的人,就像这名字一样,靠着勤劳节俭自力更生自食其力过着日子。


老黄住在一间只有门框没有门的房间,不足4平方米的空间里只放了一张单人床,就算俯身进去,也会撞得挂在墙壁的各种口袋乱转。

因为租住的屋子被拆迁,老黄搬过很多次家,自力巷53号还算是条件最好的。



老黄省吃俭用、老实本分。

有次他和雇主在人流中走散了,他扛着数千元的化妆品等了5个小时,直到等来雇主。


当雇主要以100元作为报酬时,老黄只收了30元:


“说好的工钱是20块钱,但等了他一天,耽误了我做别的活,所以我多收10块。”




出门在外,老黄操心着老家的很多事情,补偿款、自来水、房产证……


长期寄养在亲戚家的女儿,教育也出了问题。


他心里藏着三个艰巨的任务——

一是回老家把房产证手续办了,二是帮女儿还完房贷,三是帮女儿带孩子。

没有饭吃的时候,看报纸心里会好受一些。



棒棒“河南”蜷缩在一张窄窄的单人木板床上,四周堆满杂物,“乱得像废品收购站的小仓库”。


他 “斗地主”输光了身上的钱,已经5天没有吃饭。直到朋友湖北出现,给他带来了吃的。



没有人知道河南的真实名字,他来自河南,于是“河南”就成了他的名字。

17岁那年,河南离家出走,到处漂泊,随后加入棒棒大军的队伍。

44岁的河南,是这群棒棒里最年轻、最不务正业的,他的梦想是一夜暴富。

于是,他开始赌博,每天在巷口斗地主、诈金花,可是每次都输得血本无归,不得不每天啃馒头。


虽然日子穷困潦倒,但河南有一个特殊的排解渠道——看报纸。

没钱吃饭,却要订阅报纸,国际新闻、社会新闻每天都看。

他说:没有饭吃的时候,看报纸心里会好受一些。

每个人都是这样微不足道



老甘,除了做“棒棒”,剩下的时间都关在阁楼的屋子里看影片《刘三姐》,在一个便携式影碟机上反复地看,记不清看了多少遍。


他只是说,《刘三姐》真好看。



老甘打了一辈子光棍,一辈子不走运:年轻时未婚妻悔婚,他决定进城闯荡;

进城后,用五年时间攒了一万块钱,准备开面馆,结果从银行回来路上遭了贼;

后来他又花五年时间,攒了两万五,准备做点小生意,又被人偷了。

一个女人和两个小偷,改变了老甘的一生。


最后,59岁的老甘定下新目标,在60岁生日的时候存上一万块钱,为自己过个像样的生日,娶个老婆,有个家。

但60岁生日的时候,老甘只存了两千,计划泡汤了。他卸下棒棒,回到大山的家里干点农活,靠低保维持生活。


老杭的假钞终于花出去了,心情却很复杂



老杭今年68岁,遭遇婚姻变故后,他从南川老家来到重庆当棒棒,想多挣点钱。

除去每个月的房租和日常花销共600块左右,老杭把剩下的钱都存了起来。

“我三四个月回去看一趟孙子孙女,存点钱给他们买糖吃,给他们读书用。”老杭说。

每次他回家,孙子孙女都很高兴地来迎接他,只要老杭一脱鞋子,孙子孙女就忙着端洗脚水过来,“他们乖得很,在外面虽然辛苦,但也值了。”



老杭找到了一个担包的业务,这是老杭苦苦等待的机会。最近几个月来,他一直惦记着给兜里那张假钞换个主人,但实施起来很慌乱。




老杭手足无措,他只想快点把手里的钱递回去,逃出女雇主匕首一样的眼神。看着老杭一大把年纪,女雇主没有继续追问假币的出处,也没有关于诚实和奸诈的道德标榜,并主动收下了假币。



为了给手里的假钞换个主人,老杭最近绞尽了脑汁。7月初的时候被一个中年男人骂了个狗血喷头,8月差点被一个老太太扭进了派出所。今天终于如愿,但老杭没有半点喜悦。


拥有今天还拥有希望,就是最大的幸福。


山城的棒棒们,用一根棒棒,挑起生活,担起责任。


导演用他的摄像机记录下了这个“濒临灭绝”的职业的最后的喘息,也向我们展现了一代人,一类人的生活。

每个人都是一个故事,每个人都是平凡世界中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人。

属于棒棒们的时代过去了,在许多年后,你或许不会再记得有老黄、河南、老甘、老杨......

但请你记得,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如蝼蚁一般爬行,却如高山一样伫立,他们如细流一般蜿蜒,却如洪流一样激荡!他们脚踏实地、他们挥汗如雨,他们在这座山城真真切切地生活过、奋斗过!

他们教会我们,不要用挑剔的、异样的眼光去看待别人,他们教会我们,努力生活,去成为更好的人!


   

关闭窗口】    

 
 
主办单位:辽宁省建设工程造价管理总站
版权所有:辽宁省建设工程造价管理总站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使用本站内容
地址: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大南街龙凤寺巷43-1号 联系电话:(86)024-24119220
辽ICP备11002861号